独立开发者:离开中产陷阱的野生程序员

他想做的,是以野生程序员的姿态,开发全世界最优秀的开源地图引擎产品之一。自古编程浪子如名侠,诚不虚言。

综合百度百科相关词条,可以得出中国中产阶级进部分标准:年收入20万+;开奥迪 A4 级别的轿车;住明星楼盘;用苹果电脑和手机;使用全币种信用卡消费;去东南亚以外的境外目的地旅行……

但百度百科上还有一个词条,叫「中国中产阶级十大焦虑症」,包括:工作狂最后过劳死;职场如战场的晋升压力;从小资情调堕入机械生活;时尚攀比成为阶级压迫;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顶梁柱;利益集团霸王条款的受害者……

对 34 岁依然奋战在写码第一线的付镇来说,或许还要加上至关重要的一条:失去优雅的代码与奔向远方的自我想象力。

指数型爆发的互联网行业增长,正在让程序员成为近十年来进入中产阶级跃升最快、数量最多的职业群体,几乎没有之一。

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人人都向往中产,人人都想摆脱中产,少有人能以优雅的姿态真正逃离。

独立开发者付镇是成功者之一。

自古编程浪子如名侠,诚不虚言。

他想做的,是以野生程序员的姿态,开发全世界最优秀的开源地图引擎产品之一。

—文尾有彩蛋

反差萌的独立开发者

因为对独立开发者这个群体感兴趣,朋友给我介绍了付镇,信息很简洁:2004年武大毕业、出国读书、回国做独立开发,开发的产品叫 Maptalks,做地图引擎,服务于肯德基、必胜客、小肥羊等品牌,团队3人,分别在上海和武汉,远程协作办公。技术非常牛逼。

没了。

因为他在武汉技术圈鲜少露面,标配版的独立开发者风格。

酷瞎了,有没有?

等加上微信后,这种酷瞎了的印象指数直接升级到 n.0 版本,头像里的付镇戴着毛线便帽和墨镜,右手举着菜刀,以跃马扬鞭的姿势站在略凌乱的房子中间,满脸凛冽地指引着人们关注他放在奇怪位置的左手。

但是见到之后画风开始发生奇怪的转变,坐地铁来的,不胖不瘦、白(常年不出门的那种)、发型随意、普通的鸡心领T恤、休闲裤、布鞋,聊着聊着就松弛地把一只脚盘到了椅子上。

如果以中产阶级精英人士的标准,看起来就是:一个落魄的大龄码农嘛。

作为一个本科毕业超过10年的科班生,付镇的同班同学遍布 BAT 和小米这类全国人民都朗朗上口的一线互联网公司,多是早期员工,早已身居中层及以上,不少已经财务自由。

和他们比起来,他从头到尾对自己的定位评价用得最多的形容词是「野生程序员」,一个还在一线写码的一线程序员。

做外包的收获和代价

付镇是2004年从武汉大学毕业的,计算机专业,赶上互联网泡沫在中国破灭后最惨淡的时期,曾经是最热门专业的名校毕业生们一下子变得工作难觅,不光微软、IBM这种跨国公司难进,连当时华为都有充分余地看不上武大华科的学生,付镇最后去了上海一家政府网站做网络短息接口开发。

工作一年后,付镇又去韩国高丽大学留学,学了两年计算机,回国时互联网的创业热潮已经开始重新翻涌。但是付镇没有选择加入创业或者大公司,而是接受一个朋友的邀请,自己做项目。

一开始做的是网站无障碍开发软件,可以帮助所有的网站进行无障碍通道改造,方便残疾人使用。两人乐滋滋地盘算,「国外已经有很成型的标准了,国内肯定也有巨大的需求」,结果发现「国内的商业网站根本不在乎有没有残疾人使用」,最后只接到了两个政府网站订单,成本都收不回来,做了大半年后只能放弃。

随后,付镇和自己的合伙人开始接外包项目,最多的时候团队有 30 多人,单子非常多。比去大公司正常上班还多。

看起来,这个时代为程序员这一新兴职业群体铺设了各种通往中产的最稳妥捷径,几乎没有风险。

代价是失去自由和对自我的想象力。

在做外包的两年里,付镇的主要工作是管人和救火,救火的意思是「做外包也招不到什么厉害人,做出的东西到处都需要救火,救一次就是一个星期,包括两三天通宵。」

做不下去了。

付镇发现,原来自己开的不过是一家代码劳工厂,以血肉之躯为互联网世界堆积城墙而已,真正意义上的码农,「闭着眼睛算,完全能算出来,不眠不休的话一年能挣多少钱」。

挣钱的想象空间小还在其次,技术上的重复和停滞才是付镇最惶恐的。

随后,因为和高德地图合作,付镇和合伙人开始推掉一些能快速挣钱的外包项目,慢慢将团队成员介绍给合作伙伴,自己则专攻地图应用这一领域。

从地图行业切入独立开发

到最后,付镇的团队已经只剩了三个人了,伙伴除了最早的合伙人,还有一个是付镇的大学同学,都是开发人员,都是精兵强将,最重要的是,价值观一致。

智能手机普及后,地图应用已经是应用市场里最炙手可热的程序,但小团队作战,付镇一开始就没有选择 2 C,而是面向企业服务。

最开始是基于全世界最大的企业地图产品开发商 ERSI 的ArcGIS软件为百胜餐饮集团中国事业部(以下简称百胜中国)开发地图应用。百胜中国旗下的餐饮品牌包括肯德基、必胜客、小肥羊等。他们使用这些地图应用收集数据,用于评估已有店面的营业状况、外卖规划、新店选址等各种事项。

做了半年后,2014年,付镇发现完全可以自己开发产品,成为真正的创造者,这也是他们成为严格意义上的独立开发者的开端。他们给自己的产品起名叫 Maptalks。

这是一个听起来可以写成新闻标题的精彩故事,开发产品半年后,团队就说服百胜中国的相关负责人,选用了他们三个人开发的 Maptalks,替代了 ERSI 的 ARCGIS,后者是全世界行业内排名第一的公司,有数千名开发工程师。

互联网正在彻底改变世界的连接方式和人们的工作方式

百胜中国用 ARCGIS 的时候,仅限于用在上海,但是用了付镇团队的 MAPtalks之后,先是在2014年将之推广到了北上广深四个城市,随后,2015年的 2.0 版本上线后,全国的肯德基和必胜客企业方都开始使用这款工具。

能够和百胜中国合作愉快,付镇自己总结的原因包括:团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在一些特色领域比同类产品出色;成本显著降低;长久的信任关系。「在2B领域, 客户选择一个产品, 会有很多综合性考量, 例如产品特色, 实施成本, 维护服务等,并不仅仅是产品功能和公司规模能决定的」付镇说。

独立开发还是大规模创业?

从 2014 年开始做地图类应用以来,付镇和自己的合伙人一直保持着三人团队的规模,除了跟地图相关类有价值的项目,基本不接外包,潜心打磨自己的产品,始终坚持独立开发者这一职业定位。

从始至终,付镇都没有选择用创业这个词语,在他看来,创业是那种以融资支撑指数型增长的爆发领域的事情。

在互联网创业最火爆的时候,付镇也想过要不要做互联网产品,「毕竟从技术上来说,互联网创业门槛比较低」。但后来,付镇发现创业的重点不在技术,而是用户体验打磨、营销各种因素的综合,「那完全是另外一个领域,是顶尖聪明的人才能去玩的一个行业。甚至,运气在里面占了非常重要的成分。」

并且,付镇也不喜欢以投资和规模碾压对手的方式。在 Maptaks 的海外对标产品中,称将颠覆 Google,已经获得 5000 万美元融资。对付镇来说,他也可以选择以对标百度地图或高德地图的方式画饼,去找投资人,但这件事对他并没有诱惑力。

「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会觉得我的未来有无限可能性,什么都想去尝试。但到了快三十岁,我开始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擅长什么,欠缺什么,真正想要什么。」

他真正喜欢的事情是创造牛逼的产品,靠价值吸引客户,而不是与拿投资,进入血腥的创业战场厮杀。如果要给这个产品加加上一个高远的目标,「那就是在养活自己的基础上走向国外,成为同类型产品中最顶尖的」。

这也是付镇在野心和雄心之间努力保持的平衡。

一个野生程序员的理想生活

付镇的很多同学都是早期加入国内一线互联网公司的员工,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也见过熟人因为炒股买房,资产持续翻番,跑步进入半退休的财富故事。

付镇还有很多朋友,在上海做着年薪 50 万的工作,开宝马,买学区房,每个月房贷三万,小孩毕业旅行不去欧美都不好意思在饭桌上说出来。

而付镇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收入只有正常上班的 1/4 到 1/3,有一辆代步车,平时经常做地铁,吃必胜客算打牙祭。

工作状态则是每个月去一次上海,每次待一周左右,见客户,和伙伴沟通,平时在家开发产品,学习。

但无论是对命运眷顾的财富自由者,还是光鲜的职场中产,付镇都没有羡慕之情。

选择做独立开发者,是因为「对我们这群人来说,家境小康,有学历,有能力,无论如何不会为衣食发愁。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做一件让自己爽的事情呢?」

早在 2014 年 Maptalks 的 1.0 版本完成以后,从 2015 年年初,团队就开始将整个产品的所有代码全部推翻重写,整整花了一年。原因是付镇嫌弃以前的代码太烂了,而新的代码,他是要放到开源社区上去的,他用的是 优雅的代码 这个短语。

在他看来,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一波接一波,但从 2004 年到 2008 年才是他亲身经历的黄金时代,全世界的牛人开源了一大批项目,无论是 Java 企业端开发的基本标准 Spring 框架、将 SQL 和面向对象统一起来的 ORM 框架、革命性的 AOP 模型,高并发开发的一些基本模型,全都是那时奠定了基础,「那是真正定、标准的时代,也是英雄层出不穷的时代。」

因此,选择开源,除了对产品进行推广的商业考量,最重要的是「提供一段好的代码,很多人可以用,多牛啊!」他把这称为一种老牌的理想主义。

最让付镇遗憾的事情是,太多和他同样境遇的人太早放弃了成长和自我想象,进入中产生活,那里光鲜、稳妥,却更像陷阱,往往只有互相攀比的房子、车子和相似的一切。

付镇的真正目标是汇集一批最优秀的人,做全世界最优秀的开源地图引擎产品之一。公司的理想状态是每个人都充满热忱,不需要管理,有独立的想法和完成想法的能力,甚至和竞争对手以开源的形式良性互助——一个听起来像是「独立开发者联盟」的组织。

优雅的代码和真正的远方,这才是付镇,一个野生程序员的理想生活。


文中不是说了付镇同学的画风发生过奇怪的转变吗?

事实上

付镇同学的真实话风是这样的……

图中文字来自付镇同学对文章初稿意见

(预警,前方画风有变)

关于产品名字(啧啧,真实在,果然不准备上市。)

关于合伙人(有种被秀了一脸恩爱的错觉 :))

继续秀……

关于别人家公司

嗯,最后,关于年龄(就想知道那个小表情的出处)


对了,我们还根据付镇的填坑经验整理了一份独立开发者生存参考指南

以镇哥的表情保证,满满都是干货

有志于独立开发的同学可点击 干货 | 独立开发者生存指南 查看

专访「轮子哥」—代码为剑,热血如沸 →
← 浙大出身,离国赴美,却只钟情 GrowingIO